香港作聯邀請黃春明暢談文學

香港作家聯會在日前為台灣作家黃春明先生於北角新都會大酒樓舉行文學座談會。出席的嘉賓和會員約百人。嘉賓有兩岸三地、美國、加拿大、新加坡、馬來西亞及拉斯維加斯等地學者專家、作家和華文文學團體負責人包括﹕張炯、舒婷、饒芃子、嚴家炎、鄧友梅、尹浩鏐、陸士清、陳浩泉、許翼心、王有欽、鍾曉毅、白舒榮、劉登翰、呂雷、楊際嵐、王列耀、陳志紅、徐春萍及石一寧等,他們是為參加《世界華文文學聯會》籌備會議及成立大會的專程來港的。作聯創會會長曾敏之、執行會長潘耀明、永遠名譽會長犁青、副會長陶然、副會長兼秘書長張詩劍、副會長羅琅,理事有戴方、張圭陽、張繼征、周蜜蜜、蔡益懷、海若及會員等。

座談會由執行會長潘耀明主持。創會會長曾敏之致歡迎詞。

在六七十年代,台灣正處於一個新舊交替,有很多的鄉下人。這些小人物他們面對社會的矛盾、轉變、人生的改變使他們很難適應,在那樣的環境下,因為黃春明自己也是同一階層的人,所以理解他們的心態,用小說把他們的遭遇、命運、人生表現出來。黃春明認為自己還是一個鄉下人,在鄉郊生活比較自在。他在台灣組織了一個兒童劇團,對兒童文學特別有興趣和自己策劃劇團的經過。他向大家呼籲﹕一代一代華文能力低落下去,再如此下去,怎麼辦﹖在古時、上一輩的文章中,讓我們能夠好好地使用華文去表達我們的事情,為什麼交到我們的手上,我們寫出來的作品却未能讓華文更發揚光大,不但不能發揚光大,而且越來越萎縮。各位想想看,在六七十年代,台灣有白先勇、陳映真等一大群人在寫小說,當時有多少個文學博士﹖沒有。文學碩士﹖就那幾個。現在有那麼多文學博士、 碩士 ,但是我們的讀者少得那麼多,因為好的作品也不見得比以前多。一個好的作品,只要你有人生經驗、喜怒哀樂,就能讀得懂,何必要用那麼深奧的名詞,來解釋一篇文章,反而令我們看不懂。台灣就有這種現象。把好的文學傳給大眾,不是給少數幾個人寫論文,這幾個人認為好就是好。文學不是這樣的。漢語是東北亞的拉丁文,好比歐洲的拉丁文,地位是一樣的。語言跟文字是兩回事情。現在寫給成人看的都是一流的,為什麼不寫給小孩看﹖小孩喜歡看、看得懂、感動你的東西,培養他的閱讀的興趣,漢文的力量就會發展起來。我們太不重視兒童文學,不但不重視,還輕視它。因為我們認為那是「小兒科」。其實「小兒科」是一個專業名詞,不要當成形容詞。國外就很重視兒童文學,所以要重視漢文,也重視我們的下一代,寫小孩喜歡看、看得懂、能感動的文學。小孩絕對是我們的希望。作為作家應該有這樣一個使命﹕不要讓漢文萎縮下去﹗

潘耀明指出黃春明的創作體會,對與會者有很大啟示。黃春明除了小說創作外,還寫了很多的兒童文學,為下一代的成長教育克盡己責。

隨後鄧友梅、張炯、嚴家炎、饒芃子等紛紛發言,回應黃春明的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