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聯理事與美國作者巫一毛暢談文學

香港作家聯會於2月5日在北角新都會大酒樓為來自美國的女作者巫一毛舉行文學座談會。出席嘉賓有美國拉斯維加斯華人作家協會會長尹浩鏐先生、尹太太,作聯有執行會長潘耀明、副會長羅琅、副秘書長李遠榮、司庫夏馬、理事戴方、黃嫣梨、璧華、黃坤堯、周蜜蜜、蔡益懷、金虹、王明青、海若、張繼征、朱志華及新會員張大朋。

明報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一本巫一毛的新作《暴風雨中一羽毛》。巫一毛為此事專程從美國來到香港,因利乘便,作聯邀請她出席座談會,暢談她的創作體會,亦讓理事們認識一個新朋友。

座談會開始,首先由副會長羅琅向巫一毛逐一介紹與會人士。

座談會由執行會長潘耀明主持。他介紹巫一毛的新作《暴風雨中一羽毛》有中、英、法、德、丹麥文版一起面世。中文版由明報出版社出版,英文版由藍燈出版社出版,吸引美國媒體的廣泛關注。

巫一毛說她在1981年離開中國到了美國以後,就有這個想法﹕要把我的故事寫出來。在中國的時候,特別是知識份子家庭,小資本家、地主、資本家就更不要提了,其實只要經濟環境稍為好一點,都過不上好日子。但是,覺得自己的成長經歷跟別人不一樣。特別是到了美國之後,由於中國封閉了幾十年,發覺美國人對中國的理解,特別是一般普羅大眾,簡直是不可思議。他們會問我﹕中國有沒有下雨﹖所以會覺得實在是天方夜譚。1983年,就開始動筆,當時我是一個留學生,生活非常艱苦,每天要上學、工作。最困難的時候,每個月生活費只有五十塊錢,與在中國時相比,物質條件也差不多,只能吃一頓飯、睡兩個小時,完全靠年青、身體還健康堅持下來。後來慢慢地寫了一點文章,將一些片段在中英文報章、雜誌上發表,反應都很好,所以慢慢就有這個念頭﹕要把它寫下來。1997年初,我的父親寫了一本書《一滴淚》,是他的自傳,從他的角度說那一段歷史。這也是對我一個潛移默化的榜樣,更堅定我的決心,要把書寫出來。到去年10月,這本書才完成。因考慮到此書的內容不能在中國大陸出版發行,而且用英文寫作,讀者群是美國的讀者,向他們介紹中國及這一段歷史。在美國時,我認識了一位美國作家,他為我的書作了一些修改、潤色。英文版幸運地找到藍燈出版社出版這本書,他們認為書的內容很完美,沒有作出什麼改動。這本書其實是寫出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在中國當代反右、大躍進、文革、上山下鄉運動中成長的令人心碎讓人震撼的自傳。用簡潔如詩的語言,哀而不怨的口吻,娓娓憶述小時候在逆境中頑強地堅持而存活下來的真實故事。

接著張大朋、金虹、尹浩鏐、周蜜蜜、蔡益懷等紛紛就自己的經歷、感受回應巫一毛的發言。

潘耀明認為巫一毛小說的成功,是因為她如實地記錄了她童年的血淚史,語言平實生動,不虛飾,所以能扣動人心,賺人熱淚。